當前位置: 首頁 >浙江文史>>正文內容
古村楹聯,傳統對話未來
發布日期:2018年03月30日 來源:浙江日報   作者:沈晶晶   字號:[][][]

據浙江日報    核心提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傳承發展提升農耕文明,走鄉村文化興盛之路。如何堅定文化自信,實現鄉土文化繁榮興盛?挖掘利用古村落楹聯的價值,是一個微小卻生動的切口。省政協文史工作人員走進古村,征集優秀鄉土楹聯,一副副楹聯的前世今生以及文化內涵得以呈現,其中蘊含的修身立本、自強不息、崇學重教等精神,也為鄉村振興和鄉土文化創新提供了動力。

短短10余字的楹聯里,藏著多少奧秘?

有人說,它根源于中國文字語音的對稱美;有人說,這是將詩詞、書法與雕刻技藝結合形成的民俗;有人說,它表達著人們從哪里來、向哪里去的思索;也有人說,它是千百年來人們對家國的美好期許……

歷史上,無論是村落間新宅落成,或是名勝處亭臺新建,先輩們都要在門頭掛上牌匾,再于兩側楹柱刻上對聯。沒有這一筆一畫寫就的詞句,一切慶祝新事物誕生的儀式便不算有一個美好的結束。而這些鐫刻、記載下來的楹聯,也成了先輩教育后人的載體。其中的精粹,是世代可以汲取的精神力量。

隨著上世紀初白話文興起、詩詞格律學衰落,以及城鎮化進程加快、古村落形態變遷,楹聯的意義和形式也深受影響,甚至有不少古建筑的楹聯逐漸消逝在歷史的塵埃中。

幸而,一本由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纂完成的書籍——《浙風流韻——浙江古村落楹聯背后的故事》最近付梓面世。征編人員與各地鄉賢、文化名人走進30多個縣區的田野阡陌,穿行80余個古村的小巷里弄,歷時一年多,收錄120篇文章、40余萬字,講述古村落楹聯背后的故事。

“羅山秀氣,慎水文波”“非顯非藏姓氏,半耕半讀人家”“一堂孝友敦雍睦,千載烝嘗報本源”……這些楹聯里,記錄著怎樣的過去?又昭示著怎樣的未來?它們對當下鄉村振興又有著怎樣的意義?溯源時間長河,我們一路探尋它們的前世今生。

走出書齋,

尋找有故事的楹聯

這是光緒十三年的春天,清宮里剛剛舉行了一場名為光緒帝親政,實為慈禧太后訓政的儀式,一時間風起云涌。但無論如何,北方政治的風波傳到江南時,對德清乾元鎮金火村村民們的影響,已經顯得微不足道了。

以致當俞樾從蘇州曲園乘坐著馬車,回到當時還叫“南埭村”的家鄉掃墓時,鄉親們告訴他,最近憂心的事情,就是連通村北屋舍和村南田地的拱元橋坍塌了,每天不得不繞行許多遠路。

春日物候變化極快,怕影響當年的播種和收成,村里決定立刻籌資重修拱元橋。俞樾聽說后,慷慨地捐助了三百兩白銀。按照當時100斤谷子值一兩四錢六分銀子的物價,這可以算是一筆巨款了。等到拱元橋修完,橋工們發現還剩下不少石料。于是,村里便決定:再修建一座連通村南埭和北埭的小橋。

兩年后的春天,距離新橋完全落成,只差一個名字和一副楹聯了。

俞樾又如期而至。當看到這座江南常見的三孔石梁橋時,他欣然寫下了西聯“雙槳泛輕舠,綠水瀠洄南北埭;一條橫略彴,青鞍安穩往來人”和東聯“野渡傍溪山,會有才人題駟馬;嘉名登志乘,不勞仙跡訪驂鸞”。至于橋頭,在寫完“一櫓二槳三人搖出四仙橋”的上聯后,俞樾期待能向鄉賢、文士求征下聯,卻遲遲無人對出,最后只能留下遺憾。但無論如何,“四仙橋”的名字也便有了。

楹聯,需要刻,需要鑿,需要雕,需要琢。人們不斷用工具打磨石柱,文字、格律、書法交織在一起,記錄對風物的觀察,也記錄了對自我的凝望。

一百年仿佛剎那間。2017年初,循著當年的足跡,省政協文史編輯部總編輯楊帆在村民帶領下,乘一艘老底子的瓜片子木船,三個人用一櫓二槳劃水緩緩來到了四仙橋前。

反復吟誦著“綠水瀠洄南北埭”“青鞍安穩往來人”的楹聯,他仿佛看見一個穿著布鞋的江南女子,唱著吳儂軟語的小調,踏過貫通南北的小橋,也仿佛聽見了百年前年逾古稀的老人“余衰且老,猶倦倦然為吾桑梓之邦望也”的情懷。

也許是楹聯文字里造福故鄉的游子情懷,也許是楹聯故事里反哺故土的示范力量,今天的小小金火村里,知心鄰里、貼心婆媳、愛心家庭層出不窮,村民們在外闖蕩、創業的同時,總是不忘回頭望一眼家鄉。

“古橋流水不會說話,但楹聯會說話?!睏罘f,從某種意義上講,楹聯甚至比實體建筑更具有長久的力量,“為了更好發掘利用楹聯的價值,省政協將‘征編浙江古村落楹聯’列入了2017年的重點工作?!?/span>

在松陽、在桐廬、在瑞安,征編人員多次與有故事的楹聯不期而遇。他們不斷調整思路,最終將征集方向由“集萃”轉向挖掘故事。

“以往解讀楹聯,大多數是閉門研究格律和對仗,側重闡釋文學和書法之美?!笔≌f文史委專職副主任周雷說,此次走出書齋,探尋古村落楹聯背后的故事,既是對楹聯研究范圍的擴展,也是一次文史集成工作的創新,“通過樸素的故事,來傳達傳統文化和鄉土精神?!?/span>

因為樸素,所以生動,直抵人心。

深入田野,

發現不一樣的鄉村

一處由卵石圍成的古老池塘,一座重新修建的“和合亭”,此刻它們身處桐廬縣江南鎮徐畈村,安靜而融洽。那稍稍翹起的檐角,指向不遠處的敦睦堂,也點出了一副寫于500年前的楹聯。

500年前的日出,在大地上映射出一個年輕人的身影。來自荻浦村的青年申屠仲弘,沿著應家溪,從北往南途經連綿的山丘,來到徐畈村打短工。此時,早在南宋時就從金華遷居到這里的徐氏后代已經扎根興族,并按照先祖的遺愿,堅守著耕讀傳家的美德。

這樣的氛圍讓初來乍到的申屠仲弘如沐春風,因此干活愈發勤快,待人更加親切誠懇。東家徐谷賢把青年的行為看在眼里,于是將女兒許配于他,并幫助他在村東安了家。大約50年后,因家道中落,富陽高家井村青年朱世貴也來徐畈村投靠親戚。徐氏和申屠氏的族人們給他勻了些田,又在村西面的桑園里開辟出一塊地方,讓他得以在這里建造房屋,繁衍生息。

為了紀念和傳達這樣的包容,村民們在敦睦堂的門柱上刻下了“子孝父慈滿座春風生宇宙;弟恭兄友一團和氣藹門庭”22個字。

今天,當人們站在敦睦堂前,望著眼前厚重的楹聯,無異于在方寸之間發現了這個村莊傳承千百年的奧秘。這些刻在柱子上,教導后代濟人于難、與人為善的處世秘訣,更像是寫給今人的信。

“這些年,一談起桐廬,絕大多數人的感受就是環境好?!敝芾渍f,從“千萬工程”到美麗鄉村建設,不少村莊以“農村環境治理樣本”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眼前,容易造成刻板印象,“在徐畈村,我們深切感受到,‘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從來都是一體的?;蛟S,沒有這樣的文化傳統,鄉村的生態自覺和發展自信,也不會這么快建立?!?/span>

翻閱書籍,同樣改寫人們對鄉村印象的,還有麗水蓮都區的古堰畫鄉。乘一艘畫舫,悠然穿過江南水鄉,還未從長天水色中回過神來,就已經到了與世界灌溉工程遺產通濟堰相連的碧湖鎮堰頭村,村后山巒起伏,村前溪水流淌。

在這里,讓村民們自豪的不是風景,而是古建筑文昌閣門前寫著“高閣文界齊北斗;中書亮節迎長虹”的楹聯,以及村中題有“南山映秀”“懋德勤學”“玉葉流芳”等各式文字的門楣匾額,展示著村民仁義、和睦的處世原則,也傳達著村莊向善、守信的良好風尚。

如今,堰頭村與大港頭村的畫鄉以輪渡相連,成了知名景區。游客來往間,堰頭人看著不引人注目的楹聯,內心相信:即便是一個偏僻的村莊,只要文化傳統不斷,就可以在貧瘠的土地上開出美麗的花來。

徐畈村里,徐氏、申屠氏和朱氏三姓后輩的命運牢牢維系在一起,村民們合力將醫療器械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創造的經濟產值占據了桐廬縣相關產業的半壁江山。

一副楹聯,讓人與人在一個村落和諧共生。它在,村莊的精氣神便在。

活化利用,

助力鄉村文化振興

征編楹聯的過程,楊帆覺得,有時是好奇,常常有驚喜,但總是在感嘆:“事實上,走進古村,人們發現,真正知道楹聯的村民不多,能有效利用的村莊更少?!?/span>

在金華瑣園村,楹聯實體已經消失,留在村民腦海里的只有模糊的印象,征編人員找來家譜仔細翻閱,逐句對照才找到了“懷仁輔義天下悅;阿諛順旨要領絕”的句子;在安吉鄣吳村,雖留存著“一生自喜惟耽酒;再世重來更讀書”等楹聯,卻少有人了解背后的故事,直到他們輾轉找到已年過七旬的王季平老人……

“搶救的速度還是遠遠趕不上消失的速度”,作家馮驥才的話讀來雖然憂心忡忡,卻切中實際。

“伴隨著如今這批扎根鄉土的‘文化鄉賢’老去,誰還能來為我們講楹聯的故事呢?”周雷說,對比發達國家,差距最大的是鄉村,“正如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所說,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在鄉村最為突出,如今物質在改善,生態在美化,文化短板也得快速補齊?!?/span>

而在楊帆看來,浙江上千個古村落里留存的楹聯,以及其中的精神內核,正與今天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脈相承,足夠成為一方鄉土文化振興的力量和載體,“楹聯里的每個故事,都能讓人感知到鄉土的智慧,我們的先輩特別注重學習教育,特別講究修身自省,特別強調愛國愛鄉,特別推崇和睦謙恭,特別秉持務實守信,特別堅守清正廉潔,這也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密碼?!?/span>

不久前,瑞安打來的一個電話,讓他十分欣喜。當地政府在征集過程中,重新發現了“夢繞邊城月;心飛故國樓”“但愿潤身不潤屋;雖無恒產有恒心”等楹聯的價值,也對鄉土有了新的認識,因此決定利用退休教師等文化鄉賢的力量,整理市域內古村落楹聯背后的故事。

整理和保護,只是讓古村落楹聯文化延續的最初形式,活化利用,才能為其注入新鮮的生命力。

方圓2平方多公里的富陽龍門古鎮里,人們在保留大量明清古建筑的同時,還注重培育當地居民的審美情趣,傳承傳統民俗文化。今天,無論婚喪嫁娶,還是逢年過節,生活在這里的人們都要揣摩、書寫、雕琢新的對聯,并在門兩側張貼。游客來到這里,欣賞古鎮小橋流水的風景時,也能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文化底蘊和鄉土精神。

坐落于江山北部的大陳村里,鎮、村兩級干部正準備做一件事:整理宗祠、民宅上門楣題額和楹聯,配以生動的故事,制成木質展板,置于文化禮堂,與村歌一起打造村里的“文化風景”。

千百年斗轉星移,生活濃縮成一副楹聯,楹聯又融入生活,激勵著當下的鄉村振興實踐。而這,也是鄉土文明的力量。


上一篇:省政協文史委舉行“書香浙江”系列活動 [ 2018-04-24 ]

下一篇:文史委調研古村落保護與利用現狀 [ 2016-03-16 ]

【關閉窗口】
体彩22选5分析预测大师 优游娱乐总代 手机棋牌下载送57金币 独行侠vs国王直播 江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大富豪手机棋牌游戏 qq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河内五分彩五星和值走势图 青海快3今天开奖势图 金花游戏 宁夏11选5购买 时时乐餐厅是自助吗 山西扣点点玩法口诀 金蟾捕鱼返利 江苏快三技巧都有什么 ewin棋牌456 爱打麻将的女人都是什么人
优游娱乐总代 手机棋牌下载送57金币 独行侠vs国王直播 江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大富豪手机棋牌游戏 qq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河内五分彩五星和值走势图 青海快3今天开奖势图 金花游戏 宁夏11选5购买 时时乐餐厅是自助吗 山西扣点点玩法口诀 金蟾捕鱼返利 江苏快三技巧都有什么 ewin棋牌456 爱打麻将的女人都是什么人